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

还是说说爷爷

  今天又看了看为爷爷守灵那晚上写的blog,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泪倒是没有流出来,鼻涕反而流出来了。。。

  奶奶跟我念叨过:你爷爷啥也没说就走了啊。
  是啊,其实谁也没有想到爷爷会走。爷爷虽然是有绝症,可是看起来健康的很。只是今年爸爸很不顺,爷爷跟着上了火,有中风的前兆,就住院打吊瓶了。元旦的时候,又去打吊瓶,医生觉得刚刚出院不久,就不用再做CT了,验血也排到了7号,没想到爷爷就没有挺过来。

  大姑父说,爷爷走的时候说了个"好"字。
  爷爷从医院回家后,觉得很难受,就让奶奶帮着掐一掐经络,后来奶奶实在是没有劲儿了,就打电话给大姑,大姑在家里给爷爷包包子呢,就让大姑父赶紧过来。又是掐,又是拔罐,可是爷爷还是有点不行了,大姑父就问:"打120吧?"爷爷说"不用",再问,爷爷说了句"好",人就不行了。

  爷爷的葬礼没有大办,家人虽然各个眼睛红红的,却也几乎没有哭闹过。
  老人没有受苦,亲戚们说这说明老人得道了。没人大哭大闹,因为子女心中没有什么愧疚。

  我们告诉奶奶,爷爷的骨灰暂存在一个阳光很好的格子里。奶奶拍着手说,太好了,这下老头子不怕冷了。
  爷爷火花的时候,来及很多人,真的是很多人。有爸爸还有姑姑们公司的同事,有亲戚朋友,有经常向爷爷请教治病养生的人。暂存骨灰的时候,阴差阳错的存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别人也说这是老爷子的福气。
  
  园坟回来,奶奶看到爷爷的遗照,突然哭了。
  奶奶说"你怎么就不管我了",哭着哭着,跟我们说:"我能想开"。火化和园坟的时候,奶奶都没有去,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人实在是不敢让她去。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再让老人去看看吧。

  早上起来,看奶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
  以前,爷爷奶奶很早就会起来,然后忙着各种事情,而我在家总会赖床。然后爷爷就会来不断叫我起床,奶奶则在准备早饭。看着奶奶一个人坐在那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