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回家了

终于成功的逃离了北京。
在坐地铁去飞机场的途中,一罐剃须膏被扣。据称十一之前一律不能带压缩气体。想一想,我又不能喝一口证明没有危险,况且里面剩余的量不足以抵消打车费。只好把它放在安检机器旁,算是我给贵党夺权60年的纪念吧。
飞机场倒是平安无事,竟然顺利的过了安检门没有触发警报,真是撞了大运。看来贵党对于我等逃离北京的暂住人口还是持以留守从严,逃离从宽的政策的。

回家来方知老爹又住院了,这次是几个韭菜荷子惹的祸。自从五一之前老爹因为穿孔住院之后,肠胃就一直不好。这次几个韭菜荷子又引发了肠梗阻。
老爹入院引起爷爷奶奶的连锁反应,轮流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好在都是轻度的血栓前兆。——这一切都是回来才知道的。

父母在不远游,虽然交通发达了,可是北京和大连的距离仍然太远。回来的时候尚能在床前尽孝。可是回到了北京,又是无法知道家中的切实情况了。心中止不住的伤感。


顺便说句,今天护士长直接问我和老爹,你们是哥俩么?竟然还得到了其余护士的回应。
nnd,以后老爹给的衣服坚决不穿了,至少老爹在身边的时候坚决不穿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