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3日星期五

我们还可以些什么?

  面对这样大的灾难,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努力都显得那么渺小。
  看着新闻,面对着一个个面哭,每个人都几经哽咽。

  我想,或许我们还是可以再做些什么。

  牛博网的活动我一直在关注,单独捐了一点点的小钱,也把他们的一些情况和很多朋友介绍过了。但是毕竟罗永浩等不是职业的NGO组织,在灾难降临的突发情况下,他们的努力非常的让人感动,也卓有成效,但是我们不能无理的要求他们一直放弃自己的事情永远的扑到抗震救灾上来。况且作为一种个人筹款行为,(非机构)他们的这种“善意违法”行为也被公安机关误解过,造成了一些麻烦。

  现在牛博们已经将截至20日的四十多万的善款开销明细开列出来,接受监督(虽然算来算去少了三百来块钱,但是可怜的临时出纳王老板决定自己垫付了……)
  牛博们考虑将剩下的善款用来建学校,当然了,这次不会是牛博的各位名人亲自去买钢筋水泥,垒砖砌瓦了,他们正在考虑和某个香港的慈善组织合作——因为那个慈善机构捐款并监督建造的希望小学一所没倒。


  这个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路子吧。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没有能力像韩寒一样组织一个团队深入灾区,也没有他们的号召能力,更不敢私自募捐。由牛博们一起号召,由网友们捐款,由专业的慈善组织监督与建造,还有成千上万上的眼睛盯着,这样一定可以建出震不倒的希望小学。

  我们还可以做什么?
  1,捐款。 
  当然了,量力而行,况且重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需要持之以恒。
  爱心没有必要攀比,我只知道,每次记名捐款的时候,各位老师按照级别都会选择捐一个差不多相同的数额(这也是人情世故啊,少了多了都不好)。而反之,三角地的募捐箱前,北大的师生排起了长队。
  另外任何的募捐行为都不是排他的,可以灵活的选择自己信任的机构。如果一个组织动员你一定捐给他,并且说别的机构都多么不好,那还是请他离远点好。
  2,一起来宣传。
  向更多的人宣传自己信得过的渠,以及安心计划。
  (强行插播广告:)请大家关注一下牛博们,还有几天之内捐款一百多万的网友们的努力与心愿。(插播完毕)
  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有多种的募捐渠道与选择。
  有些很好的基金项目,但是多是境外的组织在境内做的项目,所以宣传做得比较困难。而境内的NGO由于种种限制一直在夹缝中挣扎。因此如果看到了一个好的项目不如多宣传一些。
  3,监督。
  我们可以相信老罗等,但是我们更加相信一个透明的制度。我们的努力可以使得善款的使用更加合理规范,同时也可以让更多的人可以放心的奉献自己的爱心。
  我们要监督善款的使用,决不能让善款得不到善用。更不能让孩子们再遭受这样的苦难。
  4,敢于质疑。
  质疑绝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拦路问理”。合理的质疑是一种督促,更是一种博爱。
  敢于质疑为何民政就在的帐篷为何出现在高级小区,敢于质疑为何有些地区只有学校倒塌了,敢于质问红十字会这次到底收不收管理费,收多少。
  我想没有那些敢于质疑的人,红十字恐怕不会说出“欢迎审计部门审计,绝对不收管理费用”的话吧。

  最后,关于管理费用,也想多说几句。前几天简单的研究过,其实国外的个慈善机构接受的募捐也有相当的一部分用于其自身的运作宣传以及储备应急上了。当然了,这个不叫管理费,而就是其运营支出,但这里有一个比例的,如果行政经费超过了一定的比例,那么就无法通过审计,这个机构也肯定会麻烦缠身了。
  而红十字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我不知道它的运作与宣传经费支出是依靠财政解决,还是从捐款中获得。或者说,我没有在显著的地方找到关于其经费使用或审计情况的任何信息。

  可以对比一下香港某会(牛博正在关注的那个会):
本 会 特 色
1) 行政经费独立筹措,因此助学捐款100%用于助学。
2) 助学捐款与行政经费比例历年均低于10%。(这句话应该是说反了吧……我要写信问一下……)
3) 本会财务公开予公众人士检阅,每年善款收支结算均依法例由德勤·关黄陈方会计师行义务核数。

  还有,在国外的同学捐款的时候,也可以考虑通过所在国的慈善机构,虽然可能因此有部分的款项无法到达中国,但是由于西方的税收制度比较完善,部分同学们可以获得退税,这样基本上可以用相同多的钱达到相同的效果。(貌似对于拿奖学金的同学不适用,因为本来就会退税……,其实我也不懂,都是看别人讨论的,还是麻烦各位朋友自行咨询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