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4日星期三

很累

  连着两天看地震报道,真的很累,突然不想看了。很难描述心理面到底是什么滋味,或许应该说是揪心吧。
  有些时候真的觉得很无力,面对这样的灾难我们能做的真的有限。昨天看到某人蹦蹦跳跳的献血归来,心里真的是有种感动。三角地那里,最好找的就是捐款箱,但是你就是看不到它,因为那里永远都围着最多的人。车协的手绘衫义卖反而没有多少人关注,也需大家都觉得太麻烦吧。毕竟是要期末了,大家的时间都不多。
  第一次听说地震了的时候,真的没有觉的是什么大事情,毕竟有消息传出的成都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可是随着信息的不断透露,才发觉这是一场国家灾难。这次灾难的信息披露要比以前做的好的多,可以说是第一次如此的公开,效果也是非常的好,看看鲜血处,捐款处排队的人群,听一听大家谈论的事情就可以明白。和以往相比,没有了指派式的募捐,没有任务式的鲜血,可是人人对赈灾活动的热情确实最高涨的。
  在直播中,我们看到了真正本色的东西,看到了官兵们的辛苦,听到了温总理最朴实的话语。没有了群众演员,没有了预先排演,却是感人的。
  当然了,还是看到了新闻中的一个片段,某地在救援队出发前搞了一个什么授旗仪式,下面医务人员冒雨排队听着领导拿着稿子讲话。这些让我感到恶心。温总理在特种抢险部队登机前也就说了一句话:“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一句话的力量要胜过一万篇发言稿,某些领导,你们不觉得羞耻么?

  这两天关于蛤蟆的讨论也多了些,其实研究大气这么久,对我来说这个的确很容易理解。毕竟地震后往前找“异常”太容易了,而从万万千千的“异常”中判断是否会地震简直是海底捞针。拿蛤蟆去责怪地震局的确没有道理。
  不过,这里还是有个问题,还是那句话,“可以不懂,但不要乱说”。蛤蟆过街的原因是什么,专家可以猜测,但是在没有真正测量,没有真正和往年没有闹蛤蟆的年份进行过比较的时候,就不要做任何肯定性的结论。我要质问的是,“这种情况是正常现象”的结论是怎么得出的?绵竹市林业局局长给出的理由貌似都很堂皇,可是难道当地往年出现过蛤蟆灾么?难道那里以前不“处于农田的低洼地段”?难道以往在蛤蟆繁殖季节从没有“连续降雨”?没有真正的进行过调查研究,就用一个可能的猜想冒充结论。这和当年那些在非典闹的最厉害的时候还高喊天下太平的败类有什么区别?

(几天前写的,本不想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