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9日星期三

做人难

  做人真的很那,不过看来郭沫若做的不错。
  今天前连岳转了篇鼓吹独立的文章《反动派才恨独立》。是鼓吹外蒙独立的。郭沫若写的,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
  也甭管谁对谁错,反正六十年前,反对独立的是反动派。六十年后赞成独立的显然也是反动派。
  三十年前,抵制奥运是我国大义凛然。二十年后,被人家抵制是不该和政治挂钩。

  如何不当反动派?送诸君两句话:
  政府永远是对的。
  政府如果说过去错了,那它现在一定是对的。

  回到郭沫若的话上来。郭老的文学成就很高,只可惜太会做人了。
主席喜欢李白,于是郭老就写了专著《李白与杜甫》。76年,郭沫若写了《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 命十周年》,五个月之后,四人帮被逮捕,他立即又赋一首《水调歌头》抨击“四人帮”。虽然保得自身的安危,却后人不齿。

  最近的事情也可以谈谈,

  看到这么多人群情激愤,爱国无错,不过激动的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其实真的犯不上如此气愤。

  说抵制奥运会,哪届奥运会没有人抵制啊,苏联开奥运会有59个国家(包括中国)抵制,人家不也照开不误啊。转过头来,下一届奥运会,社会主义阵营的又开始抵制美国。说奥运与政治不应挂钩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望而已。历史上就没有哪届奥运会与政治无关。说到“不要政治化”,倒是希望政府少拆点房子,少驱赶点小商贩,少断几次电。不就一个奥运会吗,这么折腾人干嘛。

  至于抗议,除了中国少点,哪个西方国家的游行抗议还少了。抗议啥的没有?不过主要抗议的还是自己的政府。反战啊,反经济政策啊,反领导人啊。当然了,抗议别国的也不少,八国峰会每回都不得消停。有人抗议正常的很,恐怕也只有某些不知名的小国领导人到西方才没有人抗议吧。

  至于闹独立,琉球,苏格兰,魁北克,车臣,北爱尔兰,科索沃……一个个名字数都数不过来,或多或少的都在闹。中国这么大,这么多民族,没有人闹闹独立可能么?

  所以啊,发生了这些事情都不是啥大不了的。骂一骂就罢了。回头就安心的学习工作,当愤青很累的。

  看到这么多人气的茶不思饭不想,包括我的诸多好友,我实在是不忍心。以前都是受党的教育惯了。报纸上说中国繁荣昌盛,说没有人想着独立,说国外都连连赞叹中国。诸位就信了。今天看到国外有这么多反华的便有些承受不住。好比一个人天天都在家不出门,家里人从来不互相批评,而且天天说我们这里好,还说外面的人都夸我们好,极个别不说我们好的都是坏蛋。可出了家门,发现外边的人经常批评人,而且不少人竟然批评到自家头上,外加上还有个被赶出家门的人四处跟人家说家里的不是,自然是要气个半死。

  可是若是在外混迹久了,发现原来世界就是如此混乱,也便不会再轻易的被影响情绪了。

2 条评论:

  1. 诺.说的很是.
    但是不必生气,不代表不该有所作为.
    大家该尽量找到一个smartest way,来改善这种国际舆论一边倒, 对中国很不利的状况阿.
    说到底, 真相没有人care, 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吧.

    回复删除
  2. 我不介意有人boycott BJ Olympics,我甚至可以忍受zd喊口号打蓝旗,但攻击火炬手、灭火炬等等准暴力性行为我是不能接受的。

    指责中国是正常的,甚至妖魔化中国也可以理解,但明明一而再再而三的撒谎还把自己摆在道德制高点上,我只能说我呸。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