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9日星期二

窃以为

  山东发生火车相撞师傅,现已造成70死亡。心中默默的祝福,愿伤者早日康复,院死者一路走好。
  根据网站的消息,事故原因是火车超速脱轨。限速80公里的铁路上跑了辆适度131的火车。
  好友告诉我外面传言说是可能是司机故意造成的。
  我实在不敢相信,也觉得不能相信。

  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到的是,这次事故正好发生在火车时刻调整的第一天,多个车次的运行时间减少。当日中午还有一些消息闭塞的记者以“列车时刻调整,山东部分列车延误”之类的题目发文。
  火车毕竟不是汽车,司机不会一脚油门就彪上130也不会中途停车下来买份报纸。我对铁路的运行不太了解,但是机车运行靠调度指挥的道理还是懂的。
  列车表第一天调整,火车超速脱轨。这两者之间还真是有无数的遐想啊。
  立此存照,拭目以待。

  PS,撤掉山东省的头头没意思,这么大的事故,呼吁铁道部部长引咎辞职。不用担心救险之事,不是有紧急预案么。要是缺了头头就不能救险了,那这预案算是白做了。  

2008年4月27日星期日

“失火”后的表现

  今天的一个真实故事。
  五个理科生凑在寝室里面做饭,准备聚餐。
  学化学的同学用电磁炉煸炒着腊肉。对电磁炉的火力不是很了解,用了最大火。
  这时旁边看书的生物同学看了一眼,说了句,“着火了”。
  学物理的大气的还有另一位生物同学愣了一下。大家看了看锅里的火苗,半秒钟的停顿。
  学生物的还是做实验多,最先说“盖上盖子就行了”。
  学大气的确定了锅盖的位置,学化学的拿起盖子盖在锅上。
  锅里的火小了些,不过还是没有熄灭。
  学物理的看了看说,盖子上有空,学大气的看了看说把电磁炉关了。
  于是堵住孔又关上了火。等到油烟散尽,又开始做饭。
  生物同学发出感慨,“果然是理科生……”

  我现在想知道,有没有关于文科生的真实经历?

2008年4月24日星期四

100篇

  100篇了,小小的个人博客,虽说凑足100篇不难,却也值得纪念一番。

  原本建此博客想的是写写流水,和朋友们叙叙旧请。可不知不觉的却转向了评论为主。
  不过类型变了也并非要紧之事,本来就是私人的小小地盘,上面无论盖成什么样的房子都是欢迎朋友来玩的。
  写写评论,主要也是帮助自己理清一下思路。每日看的文章多了,脑子里也容易混乱,想不明白的,不如写下来,给自己瞧一瞧,再去细细思考。

  前日看到两句名言,颇有感触:

  理性取向就是随时准备承认我可能是错的,你可能是对的,凭借这种共同努力的态度,让我们更接近真理。  ——卡尔·波普尔

  自由的精神就是对自己是否正确不是很有把握的精神。——哈耶克

  想来,若是这一生中,能有一小半的时间可以保持对自己怀疑的态度,那也就无憾了。今年我快要二十四岁了,即便是从小学算起,再扣除掉上大学后的茫然阶段,我盲目的相信某些东西的也有十年多了,现在有些时间,也有些条件,若还不用自己的大脑思考一番,岂不是太愚笨了些。
  每天看这么多文章,倒也不想真的悟出个什么道理还是理论来,却希望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思考。不要盲目的相信与排斥。

在这里写的,虽然口气像是与别人说的,实际上却是对自己说的。本就没希望更没有能力去教育别人,因为毕竟自己还没有真正的想明白一些事情。

PS. 这两日关注了韩寒的blog,原本对韩寒并没有太多关注,没有崇拜也不是不屑,只是本人对文学并不十分的感兴趣,也早忘了韩寒写过的书叫什么以及自己有没有看过。可看过他《回答爱国者的问题》之后,实在是感到佩服。虽然也不是不完全赞同其观点,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就算是再修炼个几十年也赶不上人家的文字水平。有的明明同样的意思,有的人总能一语中的,而我则只能兜着圈子,不时的还要被误解和攻击。当年语文老师若是拿这类事情做例子鼓励我们(而不是用和我们八杆子打不到的事情做比喻——要是你们以后拿了诺贝尔奖发言稿都不会写多丢人),语文早就学好了。

附一:

回答爱国者的问题
韩寒 @ 2008-4-24 2:29:35
回答爱国青年:

在留言看见了很多爱国青年的留言,我加以回答。不知道为什么,爱国者的嘴巴总是比较臭,行为总是比较暴,所以我在这里做了大量的过滤工作,好让这场问答显得像是场只是不同观点的对话。以下的问题虽然只有十几个字,但事实都是我从几百个字里进行删选出来的,我删除了大量语气的助词。


问题1:外国人过来抽你一个耳光,你也无动于衷,不还手,来显示自己很大度?
回答:外国人没有过来抽我耳光。

问题2:韩寒,你妈被外国人强奸了,你也不抗议?
回答:外国人没强奸我妈。

问题3:祖国就是你的母亲……
回答:祖国是祖国,母亲是母亲。

问题4:你怎么对得起你脚下自己的土地……
回答:我没有自己的土地,你也没有自己的土地。

问题5:你不是一个中国人,是中国人就应该抵制家乐福。
回答:宪法上不曾这样规定。这是你的强行流氓爱国观。

问题6:爱国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优秀品质和优良传统。
回答:再让你生一次,如果你还选择生在这个国家,那这才是真正的爱国和优秀品质。

问题7:你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爱,你还是个人吗?
回答:我妈叫周巧蓉,我很爱她。我用自己的努力,让我全家可以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想保障自己国家的人,先把自己的小家给保障好吧。

问题8:你说家乐福的股东可能没赞助达赖,我们也的确没找到什么他赞助了的证据,但这不妨碍我们抵制法国货,家乐福只是个冲头,事实上,我们要抵制一切和法国有关的东西,我们还要抵制LV,抵制标致汽车,抵制雪铁龙……支持2008奥运,中国人的强大和团结让世界颤抖!
回答:现代奥运会是法国人顾拜旦创办的,一起抵制了吧。

问题9:坚决抵制家乐福,你,居然能容忍外国列强对我泱泱大国的侮辱,如果每个人都向你这么懦弱,那国家早就灭了。
回答:你强悍,你勇敢,你不怕死,你是烈士。因为你敢于不去某超市购物。而且,你敢于把家乐福的的冰激凌放在手推车里不结帐让它们化掉,你敢于在超市门口骂结帐出来的人是汉奸。你敢于烧荷兰国旗来警告法国。

问题10:合肥家乐福给中国降半旗,你为什么不愤怒。
回答:我相信这事情不是家乐福做的,他们也不敢这么做。国旗就在超市门口的广场上,这行为是典型的某些流氓爱者年自己把棋子降下去,贼喊捉贼,然后四处传播,以便煽动,惟恐天下不乱。这更加不道德。类似的行为和手段在类似的行动中太耳熟能详了。

问题11:在这万众一心的时刻,你假装清醒,说风凉话,给爱国志士浇冷水,和民意相违背,你这样的话居然都能发表,看来中国的言论还是太自由了,应该封杀你。
回答:我们的人一方面呼吁国家放开言论,一方面有人反对自己就希望国家封杀掉他,国家在进步,你逼它退步。小心百转千回,害人害己。

附二:(加粗的为引起我反思的问题)

韩寒 @ 2008-4-21 12:06:14
1: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一点就着的下场就是炮灰。
2:在着之前你是否仔细思考?
3:当你收到抵制家乐福的短信后,你是否马上转发群发?
4:转发之前你是否做过考证?家乐福的大老板是否赞助过达赖?你是否上网搜索过?你是否看过明确的资料或者确凿的证据?
5:假设不是这样,你 是否也要为自己的乌龙找一个理由?比如好歹也是个法国企业,比如是某个幕后的股东干的?
7:假设是这样,你是否会为家乐福的确赞助了达赖而长舒一口气,并且暗自高兴?那你究竟是爱国呢还是不爱国?
8:去现场抵制和集会的人,你是否兴奋大于愤怒?
9:你是否第一次参加或者打算参加游行或者集会?就像车友会喜欢列队行车一样,你是否感觉的个人力量被放大?你是否会信以为真?你是否会鸡血沸腾?你是否都快忘了自己是去干嘛的了?你是否最后抱着一种想看好戏的想法?
10:家乐福可以抵制,让你全家移民法国,你是否能抵制?
11:给你一次法国游,你是否能抵制?
12:你是否不能接受欧洲国家对反华势力的容忍和支持?你是否不能接受外电的歪曲事实和侮辱性词汇?你是否觉得应该由欧宣部将它们全部封杀?

2008年4月22日星期二

我要吃虾耙子!!

  恩,偶尔也是要发泄一下。
  前些日子听说我的某位大连老乡兼大学同学在blog上描述吃虾耙子的快乐。晚上家里电话,他们竟也正坐在那里吃虾耙子。百爪挠心啊。
  昨日改了签名档。“爱国不需要同一个声音!”,竟然有人来赞qmd。其中就有这位老乡。于是又说起了这虾耙子。
  其实北京管这个叫皮皮虾,学名虾蛄,又称螳螂虾、琵琶虾、喇蛄虾等,《食神》中撒尿牛丸中的撒尿虾也是此物。
  五月和八月前后正是其肥美之时。
  馋的不行,而且是越想越馋,和本科的室友约好周末一起买些回来蒸煮一番,也算是小聚。可是却发愁到何处购买。虽然在北大也滞留了四年有余,可实在不知海鲜何处寻。网上搜寻半晚方知四环内的大型批发市场都搬走了,为了解馋总不能让我跑到城南去买吧,路边摊的不敢买,况且这也不比大连,海鲜可不是如菠萝,草莓之类的寻常之物,那些躲得过城管的路边摊上可不会要喝着卖海鲜。
  周末去家乐福看看好了,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不管是哪路神仙,能保我买得到新鲜,肥美,物美,价廉的皮皮虾的就是好神仙。

2008年4月21日星期一

来源请求

  网上最近对于暴力抵制家乐福的口诛笔伐已经很多了。肆意的打人与谩骂与西藏发生的暴乱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也有很多人呼吁理性的抵制家乐福,很多人希望和暴力者划清界限。

  因此,诚恳的向所有呼吁“理性抵制”者,提出来源请求:
  关于家乐福大股东支持藏独的直接证据。
  1,不需要短信内容,或是没有标明信息来源的文章,以及小道消息。
  2,大股东的姓名或者身份。
  3,所占股份。
  4,资助藏独的时间以及方式。
  5,以上内容的相关证据。可以是专业的数据,也可以是新闻报道等。当请注意第1条。

  很多人以家乐福的大股东支持藏独为名抵制家乐福。但我一直没有看到真正意义上的证据。
所以向所有理性抵制者讨教。

变革中的古巴 zz

评注:我以前对古巴和菲德尔·卡斯特罗有种莫名的好感,现在看来要重新审视一番了。

■改革“大事记”

  ●2月24日劳尔·卡斯特罗当选为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和部长会议主席,发表就职演说。

  ●2月28日签署了两条联合国人权条约。

  ●3月13日宣布解除对私人拥有电子产品的限制。

  ●3月18日解除禁止农民购买农用物资的规定,允许农民自主购买提高粮食产量的农机农资。

  ●3月21日与在海外定居的古巴人举行会谈,决定开设一个移民网站,考虑简化移民手续。

罕有地拟出一份经济报告,畅谈古巴的经济生活。

  ●3月24日决定对农牧业进行分散经营管理。古巴政府宣布,从今年4月1日起放松个人购买电脑、DVD机、录像机、电视机、高压锅、电动自行车等家庭日用电子产品的限制,并逐步放松对空调、冰箱、烤面包机的购买限制。

  ●3月25日放宽药品销售与购买的限制,古巴人今后可以在国内任何一家药店购买所需药品。

  ●3月28日古巴政府宣布取消对购买手机的限制。

  ●3月31日古巴政府废除了不允许本国公民入住涉外宾馆、酒店的禁令。

  ●4月1日古巴政府允许把国有闲置土地租借给农民以提高农业产量。(这项政策在2007年就已经悄悄实行,现在只是公开而已。)正式解除对国民购买DVD机与电饭煲等商品、租用汽车的限制。

  ●4月3日允许转播外国电视频道,并表示,将在半年内设立一个24小时电视频道,节目内容大部分将来自国外媒体。

  ●4月8日改革家庭医生系统,砍掉一半家庭医生诊所,作为医疗系统改革的一部分。

  ●4月10日取消国家雇员工资限制的规定,开始实行多劳多得。

  ●4月11日宣布实施公房“私有化”,扩大有权购买公房人群的范围,准许退休职工通过合法手续,继续持有原先居住的国家产权房屋,并可以由后代或亲属来继承。

  ●4月14日古巴电信公司开始向古巴普通消费者出售手机,首次开通直拨美国的长途电话,话费为每分钟2.91美元。

  4月19日简化公民出入境的限制,允许古巴人到国外旅行而不需要得到当局的特别许可。

  专题文字:刘南 陈希 来源:南方都市报

拜托了

相似的国旗


塞黑



荷兰



俄罗斯



法国





荷兰国旗虽然转90度就跟法国的差不多,但是从长宽比上还是很好分辨的。
该不该烧国旗的问题上不想表态,但
不要错了,拜托了!!



update:有人在论坛回贴称烧掉的是家乐福的布条。(相关讨论被删除的太快,不提供链接了)

2008年4月20日星期日

独立思考

  最近其实和想写些感想,但每次都是写到一半就搁下了。可能是觉得有些话题太过争议,不想被作为靶子。我敬佩苏格拉底,布鲁诺等人,但是真的不想有同样的下场。

  很惊奇的发现,虽然据称外面FQ“爱国”爱的火热。可是在我订阅的文章中却几乎看不到。其中的原因部分是个人阅读喜好,也有很多原因是周围朋友中喜欢独立思考的人很多。
  相比那些吵吵闹闹的“爱国”者,这些独立思考的人才是民族的希望。

  这几天看到的“爱国”做的事情还很多。
  比方说,金晶先是被因护火炬被捧为“身残志坚”的“最美的女孩”,然后只是说不该抵制家乐福又很快的沦为“腿残了连脑子也残了”的“婊子”。
  先是大骂“奥运与政治挂钩”,接着举行奥运政治游行……
  在UCLA,藏独分子和平的发表演讲,而“爱国”的留学生就用国歌和噪音干扰。演讲后,人家留了时间给不同的声音,“爱国”者却又根本说不出有价值的话来。
还有留学生殴打藏独分子的视频,周围整齐的“加油”声让人心寒。
Msn上一把红桃,谁不打红桃主就会不断的有人发信息过来骚扰。


  中国怎么了?
  一群连BBC中文网都看不到的人,却在不停的反CNN。
  一群在自己国家举牌子的人却在外国尽情的举着牌子。
  一群没有权利抗议自己政府的人却在抗议者别国政府。
  一群充满了攻击性,不能容忍任何不同声音的人,成了“爱国者”。
  "一群暴徒","他们让我感到恶心",这就是“爱国”行动给外人留下的印象。


  这像是什么?找来找去,只有文革最像。所有的人都“爱”着国,爱着他们的“万岁”,不可以有独立的思考,不可以不佩戴象征立场的徽章。

  这些“爱国者”真的可以改变中国的形象么?
  有人跟我说,“现在一定要一致对外!”
  有人问,“为什么好像全世界都在反对我们?”
  为何要一致对外,到底出了什么事?民族危亡了?当全世界都在反对我们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审视一下自身呢?就好像一个在大学里被孤立了的学生,他是应该去追打那些反对他的人,还是应该认真的反思一下呢?在这个时候,有些人,尤其是留学生们,希望向外国人喊话,希望用自身的行动消除外国人偏见。我尊重这些人,尊重他们选择的方式。但我也希望,所有的人都可以尊重别人的选择。不要用语言和行为的暴力来反对不同的观点。

几点小的忠告:

  有人宣传藏独,那就跟他辩论。把藏独分子驳斥的哑口无言才好。要是不幸辩论不过,也别灰心,回来好好看看资料,看看到底是我们真的错了,还是知识的不足。不要剥夺别人的话语权,人家说话就在边上唱歌,或是把人家往死里打,那是流氓和无赖的做法。
  有人说中午政府不讲人权,那就拿出证据来证明我们的进步。如果不幸的发现我们的政府真的有错的地方,那就感谢人家的批评指正,回来好好抗议政府。
  如果有人说中国政府是流氓与暴徒组成的,那么可以用同样的语气回应,我们骂过的政府多了去了,互相骂骂很正常。若是真的气的全民签名抵制CNN,那我们也太丢人了吧。
  政治的事情,不要让小孩子参与。他们太小,还没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给他们灌输了极端的思想会害他们一辈子的。
  你可以把msn换成红心,别人也有权利换成黑桃A,不加红心不代表不爱国,不要一遍遍的去烦别人。
  诚恳的批评别国政府不一定是爱国,但诚恳的批评自己的政府绝对是爱国。监督政府是权力更是义务。
  爱国的方式不同,爱国的理念不同。要辩论就请拿出证据来,用逻辑来证明。不要动不动的举着“汉奸”的帽子吓唬人。一通乱扣总有一天会扣在自己头上。

2008年4月14日星期一

奇文共赏

奇文共赏。
首先声明,本人对郭老还是尊重的,对事不对人,只是想和朋友们分享一下奇闻。
另外就是思考一下,做什么样的知识分子才会受人尊重。(生前与身后)

摘自《毛泽东写过的10个错字》 翟华

  比起周振甫、臧克家的书生气,大文豪郭沫若在解释毛泽东的诗词时就带有了些浪漫性。对于《沁园春·雪》中那句“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郭沫若就认为毛主席 没有用错字,因为“腊”就是柬埔寨的古地名真腊的简称,“腊象”可解释为雪后的秦晋高原如真腊的大象奔驰。毛泽东手书《清平乐·蒋桂战争》中,把“一枕黄 粱”写成了“一枕黄梁”,“粱”字写作了“梁”,而且“直下龙岩上杭”中的龙字写了两遍,这本属简单的笔误,但郭沫若却借题发挥热情洋溢地评论说:“主席 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他的诗词却成了诗词的顶峰。主席更无心成为书家,但他的墨迹却成了书家的顶峰。例如以这首《清平乐》的墨迹而论,‘黄粱’写作 ‘黄梁’,无心中把‘粱’字简化了。龙岩多写了一个龙字。‘分田分地真忙’下没有句点。这就是随意挥洒的证据。然而这幅字写得多么生动、多么潇洒、多么磊 落。每一个字和整个篇幅都充满着豪放不羁的气韵。在这里给我们从事文学艺术的人,乃至从事任何工作的人,一个深刻的启示。那就是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 一、思想工作第一、抓活的思想第一,‘四个第一’原则,极其灵活地、极其具体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2008年4月11日星期五

转两篇文章

很少直接在blog上转载文章,今天读了两篇,觉得很有益处。特地转来,算是对前些天写的东西的一个注脚吧。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于 15:32:20 · 长平 发表在: 百家争鸣

  北京奥运会采火仪式在希腊举行时,遇到“记者无国界组织”成员的抗议,警方及时控制了事态,仪式按照既定程序完成。此事件在国内媒体报道后,引 起了民众的极大反响,很多网民充满了斗争意识,强调“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我们应该严阵以待”。在我看来,这些情绪未免过分紧张。抗议活动在大 型国际活动中司空见惯,奥运会也不会因为这一类抗议而受到影响。  一部奥运史,是世界各国人民向往和平、欢乐、交流和发展的历史,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它同时也是一部表达抗议的历史。现代奥运会的第2届就遇到一 个巨大的挑战,那就是有些国家不顾创设者顾拜旦的坚决反对,派出了女子运动员参赛,打破了古代奥运会对妇女的禁忌。此后奥运会中的抗议或捣乱活动几乎没有 间断,大到苏联出兵阿富汗,小到大学生的一个玩笑。1956年,中國政府认为国际奥委会蓄意制造“两个中国”,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发表声明,宣布不参加第 16届奥运会,以示抗议。1958年,中国中断了与国际奥委会的一切联系,直到1979年才恢复。
  前些天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家媒体,也从趣味历史的角度,报道了不少奥运会火炬传递史上的抗议活动。比如悉尼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本国反对奥运 会的人士千方百计阻止火炬传递,有的用弓箭远射,有的跑去拦截火炬手,有的要抢去火炬扔进大海。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更有一名叫拉金的大学生和同学开 玩笑,弄了个假火炬跑去交给市长,市长接过后已经发表演说时,才发现真正的火炬手正在跑来。这些小“闹剧”并没有影响到这些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国媒体在 回顾时喜闻乐见地称之为“一道奥运风景线”。
  新华社在报道最近这一事件时,没有采用在报道别国抗议活动中使用的“抗议”字眼,而代之以“捣乱”、“闹事”、“笑柄”等词语。其实,所有的抗 议活动,在奥运会主办者看来都是捣乱和闹事,但未必是笑柄。从历史上看,有些抗议毫无道理,有些抗议为闹而闹,有些抗议却很有意义,无论哪一种,都会给主 办者带来麻烦。毫无疑问,主办者应该安排警力,维持秩序,应对骚乱。抗议活动中使用暴力都涉嫌犯罪,应该严厉制止,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的人质惨案更 是遭到全世界的谴责。但是对于更多的非暴力的和平抗议,国际惯例都是宽容对待,理性维持。1956年那个大学生拉金,还得到澳洲人的会心一笑,到了 2000年悉尼奥运会选他当上了真正的火炬手。
  不单是奥运会,我们从新闻中还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大型国际活动,比如八国峰会、世贸组织大会、联合国大会等等,都伴随着抗议活动。道理很简 单,无论哪国政府,哪个国际组织,都不可能让每一个人满意,必然存在反对意见。这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允许这些反对意见表达出来,要么禁止表达。表达意见 的人,都希望借助大型活动把声音放大,这是很自然的逻辑。有人说这是西方的“抗议文化”,其实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在古代有百姓拦住巡抚的官轿喊冤,现 在则有很多人赶在全国“两会”的时候上访。有些人为了让自己的意见更受重视,还会耍出各种花样来。比如2005年的香港世贸组织大会上,韩国农民跪拜游 行,中国媒体都称赞说很有创意。
  宽容对待抗议者不仅是对表达反对意见的尊重,而且有助于培养一个自由的充满活力的环境。2004年初我去雅典旅游时,亲眼看见那里奥运前夕的散 漫和无序。当时国际媒体都为它着急,觉得这一届奥运会肯定是办砸了。结果他们忙了一阵,拿出一个举世震惊的开幕式来,成为奥运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我认 为,这种创造力跟自由散漫的环境是有关联的,整齐划一的文化中只有团体操的优势。
  需要声明的是,我这些意见并不涉及“记者无国界”组织成员的抗议内容。即便我坚决反对他们的抗议主张,我也愿意尊重他们表达抗议的权利。奥运会作为一个全球性的体育盛会,应该释放出一种自由、和平与宽容的气息,而不是一种紧张、固执而排他的大一统观念。
  作者:长平


作者:十年砍柴 提交日期:2008-4-11 11:09:00
  
  九年前的那个五月,我刚被国务\院机构分流的风暴,卷到一家报社。心里难免郁闷,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因为和新单位的人还不熟悉,于是不时回那栋位于朝阳门以南的大楼找原来的同事玩。
  那两天,我恰好碰到了一场大戏。一驻外使馆被美帝的炸弹“误炸”,两位记者殉职。那家使馆在大楼的东面,只有一箭之遥。我和几位哥们站在九楼,目睹了那场热闹。旗帜飘扬、喊声震天,我们也似乎感觉到曾有的青春激荡。
  但是,也就是那么一下激荡而已,我和朋友更多的是冷眼观潮的心态。工作了五、六年,小吏的生涯让我明白了许多事情,所谓的“爱国”、所谓的“义愤”在当下的环境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要说对牺牲的两位记者不同情,那就冷血了,要说对美国的“误炸”不义愤,也是假的。可是,我决不会参入那场表示愤怒的游、、、\\\行。因为这种自由表 达是上峰的恩赐,这种选择性的自\\由,我谢绝。如果对美国抗\\议的游\\行和自己政府抗\议的游\\行,都能自由地举行,那么我会参加这场抗\\议美 国的\\游\\行。而当自己这样的义愤,仅仅被当成某种砝码,我宁愿旁观。
  看到那些在队伍面前呼喊口号,指挥抗议的年轻人,我知道很多是学生 干部,他们的心思难道和队伍里大多数的爱国青年一样么?大学时当过学生干部的我很不以为然,我知道身边的学生干部,比起一般同学太成熟了,他们许多人早修 炼成心底波澜不惊,外表演技超群。他们争着接受记者采访,争着上镜,或许目的十分明确,博得学校的喜欢,作为就业的一种凭藉。
  最后爱国者的热情也没有把政府的“血性”激发起来,该怎么着还怎么着,一切太平无事,大佬仍然以去大洋那一头某家私人牧场里吃烤肉为荣。
   再后来,这样的戏又在抗议日本时演了一次,只是群众演员换了新一茬,编剧、导演和剧情没什么变化,这次更是令爱国青年们失望,还没过瘾就被压下去了。 “一次性夜壶”的说法不胫而走。本来就是“夜壶”么,夜壶当然有夜壶的价值,认清这点,心甘情愿充当夜壶,博取一点利益完全可以理解,如果硬要把夜壶当成 茶壶那就自我感觉过于良好,强烈的失落感必然接踵而至。
  九年好像一瞬,这世道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九年前那些爱国青年今何在?也许,一些人去了大洋彼岸,一些人成为科级、副处级干部,一些人成为白领,多数人成为房奴。不知道看到新一代爱国青年,他们今天会作何感想?也许说一句:“谁没年轻过!”
   爱国,在今日中国,太容易也太难。说爱国容易,只要把“爱国”的标签往头上一贴,似乎就如练了极高的武功,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手里揣着几顶“汉奸”、 “叛徒”、“洋奴”的帽子,就像当年给地富反坏右的红卫兵前辈一样,看谁不顺眼便奉送一顶。我觉得爱国青年们对历史应该全面地了解才行。当年“扶清灭洋” 的义和拳兄弟当然有质朴的爱国情怀,可是一旦西狩的太后等和各国签订条约后,回銮第一件事就是剿灭那些曾忠心拥戴她的拳民,爱国的师兄弟一夜之间成为官府 镇压的暴徒。四十年前,革命小将对红太阳忠心耿耿。等到最大的走资派被消灭,红太阳的光辉无人敢挡时,一句话:“是小将们犯错误的时候了”,一挥手就把这 些小将发配到广阔天地中去锻炼,直到曾被他们打倒的二号走资派复出,小将们才得以大批回城。这类爱国青年,从来就是朝廷的一次性“夜壶”,可广土众民的中 国,这样的“夜壶”从来是前赴后继,不担心后备力量匮乏。为什么?
  说爱国太难,是在这样一个比拼“爱国”pose的国度,一些真正的爱国者反 而难以立足,而被视为异类。而爱国和爱政府爱执政党牢牢捆绑在一起,不允许质疑,就如古代的忠君和爱国捆绑在一起那样,君王再混蛋臣民也必须无条件忠诚, 君王可以毁江山,却要求臣民殉江山。大学时读过高尔泰的文章《雪落黄河静无声》,他质疑丛维熙小说中一位主人公的“忠贞”,这位先生知道自己相爱的人在 60年代初曾有北逃他国的计划时,认为她对祖国不够忠贞而忍痛分手。难道当年逃出去的马思聪先生不爱这个国家?难道现在还在异邦的高尔泰不爱这个国家?只 有死在此处的傅雷、老舍,才算是爱国?丛维熙这样的爱国观至今还被许多人提倡,一些人自己把子女、把金钱送到国外,而要求别人无条件“爱国”。臣民没有资 格也没有义务爱国,因为他的目的仅仅是活着,只有公民才有资格有义务爱国。如果连起码的公民权不能维护,不能自由地表达,不能以一个现代公民的姿态去监督 批评政府,他的爱国情怀只能是有些人的“一次性夜壶”。
  托克维尔说过:“民族意志,是任何时期的阴谋家和所有时代的暴君最常盗用的口号之一。”爱国牌“夜壶”也常是这类人排泄的首选。
  要爱我们的国家,请从争民权开始!

2008年4月9日星期三

做人难

  做人真的很那,不过看来郭沫若做的不错。
  今天前连岳转了篇鼓吹独立的文章《反动派才恨独立》。是鼓吹外蒙独立的。郭沫若写的,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文章。
  也甭管谁对谁错,反正六十年前,反对独立的是反动派。六十年后赞成独立的显然也是反动派。
  三十年前,抵制奥运是我国大义凛然。二十年后,被人家抵制是不该和政治挂钩。

  如何不当反动派?送诸君两句话:
  政府永远是对的。
  政府如果说过去错了,那它现在一定是对的。

  回到郭沫若的话上来。郭老的文学成就很高,只可惜太会做人了。
主席喜欢李白,于是郭老就写了专著《李白与杜甫》。76年,郭沫若写了《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 命十周年》,五个月之后,四人帮被逮捕,他立即又赋一首《水调歌头》抨击“四人帮”。虽然保得自身的安危,却后人不齿。

  最近的事情也可以谈谈,

  看到这么多人群情激愤,爱国无错,不过激动的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其实真的犯不上如此气愤。

  说抵制奥运会,哪届奥运会没有人抵制啊,苏联开奥运会有59个国家(包括中国)抵制,人家不也照开不误啊。转过头来,下一届奥运会,社会主义阵营的又开始抵制美国。说奥运与政治不应挂钩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望而已。历史上就没有哪届奥运会与政治无关。说到“不要政治化”,倒是希望政府少拆点房子,少驱赶点小商贩,少断几次电。不就一个奥运会吗,这么折腾人干嘛。

  至于抗议,除了中国少点,哪个西方国家的游行抗议还少了。抗议啥的没有?不过主要抗议的还是自己的政府。反战啊,反经济政策啊,反领导人啊。当然了,抗议别国的也不少,八国峰会每回都不得消停。有人抗议正常的很,恐怕也只有某些不知名的小国领导人到西方才没有人抗议吧。

  至于闹独立,琉球,苏格兰,魁北克,车臣,北爱尔兰,科索沃……一个个名字数都数不过来,或多或少的都在闹。中国这么大,这么多民族,没有人闹闹独立可能么?

  所以啊,发生了这些事情都不是啥大不了的。骂一骂就罢了。回头就安心的学习工作,当愤青很累的。

  看到这么多人气的茶不思饭不想,包括我的诸多好友,我实在是不忍心。以前都是受党的教育惯了。报纸上说中国繁荣昌盛,说没有人想着独立,说国外都连连赞叹中国。诸位就信了。今天看到国外有这么多反华的便有些承受不住。好比一个人天天都在家不出门,家里人从来不互相批评,而且天天说我们这里好,还说外面的人都夸我们好,极个别不说我们好的都是坏蛋。可出了家门,发现外边的人经常批评人,而且不少人竟然批评到自家头上,外加上还有个被赶出家门的人四处跟人家说家里的不是,自然是要气个半死。

  可是若是在外混迹久了,发现原来世界就是如此混乱,也便不会再轻易的被影响情绪了。

2008年4月6日星期日

有点看不明白

  今天和一朋友聊天,谈着谈着就说出CNN有违新闻道德的造假来着。我忙问除了截了一张照片之外CNN又做了什么?于是朋友说了什么把尼泊尔警察当成中国的,救护员当成打手,电视剧截图作为证据,看朋友如此愤慨,我实在是不敢说啥,默默了的查了查却发现都不是CNN干的……

  说实话,CNN截图也许不恰当,不过人家题目写的清清楚楚,"Tibetans throw stones at army vehicles on a street in the capital Lhasa." 翻译过来就是“藏人在首府拉萨的一条街道上向军车投掷石块。”就算有截图时只留下两个投完石块奔跑的青年,也不会产生严重的误导,更算不上失事吧。有趣的是,国内在报道CNN声明时,却都“无意”的把CNN关于题目这句话漏掉了。

  朋友又让我看看anti-cnn,却发现上面多是搜集德国媒体报道失事的资料,当然还有bbc等,……当然也包括朋友说的那些内容了。也怪不得朋友张冠李戴。
德国最近是和中国不太友好,见了达赖,也放了不少狠话。不过把这些都放着anti-cnn下面是不是就是其声称的太“cnn”了呢?

2008年4月2日星期三

希腊真寒酸,中国真有钱

看看新闻:
  11时46分,胡锦涛庄严宣布:北京2008年奥运会火炬接力启动!霎时,万羽白鸽腾空而起(有白鸽么?),五色气球直上蓝天,仪式现场掌声雷动,锣鼓喧天,一片欢腾。

  可是希腊那边,一共就拿了一根橄榄枝,放了一只鸽子,除了参观的人员,参演人员一共也就二三十人。那场地则是用了千百年也没有想过要搭个台子。
  而我们这边台下密密麻麻都是统一服装的“看客”,还有锣鼓队,四周是大气球,中间还架起了仿天坛的三层台子。彩带,彩色纸片,鸽子,气球,锣鼓从来是样样不少。

  想起上次看取火仪式时的感概,人家放一只鸽子却显得如此庄重,我们却都是直接打开鸽笼,万千只鸽子你争我强,落下一地鸽毛。

  还是社会主义好,纳税人的钱随便花也没有人吭声。
  还有啊,上周党组织的钱花不掉了,于是就组织了一次免费二日春游……难道这些钱来自于党费?还是从纳税人口袋中掏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