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6日星期三

杂谈

  前些日的事情,人们关注的焦点从藏民转移到了媒体。似乎藏民们到底生活的如何不重要,媒体如何报道却成了根本。愤青们多是一边唱着类似于“文革就是好啊,就是好啊,就是好”的歌曲,一边大肆批驳这国外的媒体,却很少有人静下心来看看西藏的历史和现状。当抗议和骚乱打破了“太平盛世”的谎言时,当我们开始真正的思考时,却发现我们对西藏的一切竟然是如此的无知。西藏的历史是如何的?包括当年蒙古和西藏的关系?这些在历史书中从来就是禁忌,只讲那些对天朝党国有利的,剩下的不去伪造就已经算是难得了。
  我是无知的,看了越多的文章资料就越发现自己的无知。西藏到底什么样?西藏的历史上和中央政府,和蒙古都有着什么样的法理以及实际的关系?藏民们经历过什么?藏民们到底需要什么?甚至是达赖到底说过什么,宣扬什么?这些问题历史教科书上从来就没有过客观的描述。

  “有些事情看起来很奇怪,但想一想是在中国,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记得几年前上一门课叫做“新闻传播学概论”,老师告诉我们,在发达国家,对于新闻真实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而公众对新闻的信任度并不高。而在我国,新闻造假的事情非常普遍,公众反而几乎完全相信。我很庆幸在大一选择了这门课程,它起码让我在第一次面对如此多原本无法接触到的信息时,多了一分从容,少了一份排斥与轻信。
  任何一个媒体提都会有倾向性,这是不容置疑的。不管你是CNN还是CCTV。不过,另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一个国家,如果所有媒体都只有一种声音,那显然它的倾向是最强的。
    
  在中国,读新闻要有技巧。
  如果新闻上说中国得到了国际支持,那首先要看看是那些国家,如果是朝鲜开头,那剩下的也就不用看了。
  如果新闻上说,“俄官员称抵制奥运国家可能被逐出国际奥委会”,那不如设想一下,这位官员是在被问及什么问题下说的这样的话。
  如果新闻上说,首批17家外国及港台媒体赴拉萨,那很好,起码验证了外电报道的新闻记者曾被清除出拉萨的报道。

  关于如何阅读新闻,猫窝最近写的几篇文章其实很值得一读。猫影作为一名初中就开始被外国媒体“毒害”的共产党员,他说的话要比我这个到了非典前夕才被同学“拖下水”收听“敌台”的人的话更有说服力。

  “民智未开”的话似乎触动了某些人的要面子的神经,似乎承认了就如同打自己脸一般,另一方面又被御用学者作为反对民主的借口(就如当年袁世凯称帝前的宣传一样)。前者是不愿意正视问题,后者则是不愿意解决问题。
  我知道,写这些话题的,看这些话题的人,也许会觉得“民智未开”很荒谬,但请不要用我们的观念来评价整个中国人群体的观念。整体上,在中国,真正关心政治的人并不多。这又能怪谁呢?在中国,到现在除了台湾,没有一个地方进行地方最高领导人的普选,人们关心政治又有何用?人大代表选举完全就是走过场,几个连自己政治理念都不泄漏的人,几个除了会填表跟本没有任何竞选活动的人,选民们恐怕也只能靠着“点一点二点麻花”的童谣来选择吧。
  公民能否参与政治,公民是否关心政治,公民是否有政治素养,这构成了一个环。

  记得早先一个新闻,题目大约是,“台湾××驳斥香港××称台湾人们政治素质不高的说法”。其实内容蛮有意思。而背景则是,当时香港争取双普选正欢,而台湾正闹倒扁。于是乎,有人就说香港不能双普选,否则便会像台湾那样,而香港某人就说台湾人政治素质不高才这样的。台湾人当然驳斥啦。乱成了一锅粥,可中国媒体单单留下两头,掐去中间。于是乎就更乱了。
  开始看不懂为何国内会把这则新闻当成重要新闻报道。后来想想,觉得有点意思……饶了这么大个圈子,不过为了配合党中央,说香港人政治素质还没有台湾人高,不能双普选。
  只是不知,平平安安的台湾大选,是不是又要某些人下不了台了。台湾人们在经历过多年的党禁之后明白了民主的珍贵,而又在风风雨雨之后学会了如何掌握自己的选票。
  在我看来,陈水扁是台湾的悲哀,却也是台湾人的“民主”教师之一。大陆却悲哀在连陈水扁都没有。

2 条评论:

  1. 说的很好,这次在西藏的问题上中外媒体可谓是互相抹红抹黑,精彩纷呈。而且,共产党也利用这样的机会成功地将国人的视线转移,再次确立了国有媒体的地位。我的一位朋友说这一次西方的媒体走下神坛了,别介意,他在宣传部工作。

    这是一种悲哀。这个国家总有那么一些人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的批评,神经过分敏感。其实我觉得你不要去管国外的媒体怎么说,反而应该考虑国内的媒体是否客观,更重要的是保持独立思考的精神,自己去分析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而不受媒体的左右。

    回复删除
  2. 很好的文章,希望这篇文章不会是本博客今年最好的文章就好!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