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2日星期二

一壶花茶

  一壶不断填水的花茶,老友相见,不知谈了多久,只知道,光是洗手间两人加在一起就起码去了十五六趟。
  “我还是第一件见人一边挂着网,一边说闭关的”——这位急于了解国情的小朋友还是说出了些让我汗颜的话来……
  “次级债危机”,五字短语,对我来说,只是新闻中的名词,遥不可及,可这几天和在美国学金融或是经济的朋友无意聊起,才明白这几个字的重量。
  困了,累了,睡了,明日早早起床,真的闭关一阵子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