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日星期六

精神没了,还要牌子做什么?

  奖学金的事情吵了几天,教学评估和三角地的事情联合起来吵了几天,现在大家又在吵物院的爬墙虎。
  最近物院的板上还真是热闹啊。
  起始三角地没了就没了,别说那广告牌子,就算是那整个都拆了我也不介意。毕竟精神没了,留着那牌子也只是平添了几分叹息。五四,四五,六四,北大每每都是先锋,而燕园三角地被称为北大精神的体现却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也许是文革中北大第一张大字报,也许是一次次学生运动中那激情的演讲,或者就是三角地这个名字流行起来的时候。我没有查过校史,更不想再去翻看。
  北大的精神没了,无论什么样的年代,都有人这样的叹息。即使如此,恐怕北大精神何时没有了也很难考证了吧。
  从“来者不拒,去者不追”的自由,到变态的考勤规定。
  从古香古色,到拔了物院那攀到五楼的爬山虎,刷上白漆迎接绿色奥运,
  从“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蔡元培,到党委绝对领导下的校长。
  北大的精神只有在故纸堆中寻觅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